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19-03-23    |   发布者 墨轩斋   |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_中国十大传世名画全卷高清大图欣赏

摘要
简介:《韩熙载夜宴图》,五代,顾闳中,绢本工笔设色,手卷,纵28.7厘米,横335.5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完整全卷84480x3472像素超高清大图 《韩熙载夜宴图》...

 
《787.韩熙载夜宴图》,五代,顾闳中,绢本工笔设色,手卷,纵28.7厘米,横335.5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完整全卷29213x1200高清大图
点击下载:7853.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完整全卷29213x1200高清大图
点击下载:10744.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完整全卷84480x3472像素超高清大图

 
《韩熙载夜宴图》是中国画史上的名作,五代大画家顾闳中所作,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它以连环长卷的方式描摹了南唐巨宦韩熙载家开宴行乐的场景。韩熙载为避免南唐后主李煜的猜疑,以声色为韬晦之所,每每夜宴宏开,与宾客纵情嬉游。此图绘写的就是一次韩府夜宴的全过程。这幅长卷线条准确流畅,工细灵动,充满表现力。设色工丽雅致,且富于层次感,神韵独出。

明代程南云篆书题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引首:夜宴图
明代程南云篆书题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引首:夜宴图


明代程南云篆书题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引首局部

 

《韩熙载夜宴图》这幅画卷不仅仅是一幅描写私人生活的图画,更重要的是它反映出那个特定时代的风情。由于作者的细微观察,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把韩熙载生活的情景描绘得淋漓尽致,画面里的所有人物的音容笑貌栩栩如生。在这幅巨作中,画有四十多个神态各异的人物,蒙太奇一样地重复出现,各个性格突出,神情描绘自然。《韩熙载夜宴图》从一个生活的侧面,生动地反映了当时统治阶级的生活场面。画家用惊人的观察力,和对主人公命运与思想的深刻理解,创作出的这幅精彩作品值得我们永久回味。


明代程南云篆书题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引首局部


明代程南云篆书题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引首局部
《韩熙载夜宴图》构图和人物聚散有致,场面有动有静。对韩熙载的刻画尤为突出,在画面中反复出现,或正或侧,或动或静,描绘得精微有神,在众多人物中超然自适、气度非凡,但脸上无一丝笑意,在欢乐的反衬下,更深刻的揭示了他内心的抑郁和苦闷,使人物在情节绘画中具备了肖像画的性质。全图工整、细腻,线描精确典雅。人物多用朱红、淡蓝、浅绿、橙黄等明丽的色彩,室内陈设、桌椅床帐多用黑灰、深棕等凝重的色彩,两者相互衬托,突出了人物,又赋予画面一种沉着雅正的意味。


明代程南云篆书题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引首局部+隔水乾隆御题

乾隆行书御题《韩熙载夜宴图》
是卷后书小传云:熙载以朱温时登进士弟,枕声色,不事名捡。继得别卷载陆游所撰熙载传则云:唐同光中擢进士弟,元宗朝数言朝廷事,无所回隐。又言齐止党与必基 使周时识赵点捡顾视非常。两卷所载,出身不同,而品识亦异,纪载之不可尽信如此。及考欧阳五代史云:熙载尽忠,能直言。又云:后蓄妓妾数十人,以此不得为相。观其与李谷酒后临诀之言,意气甚壮,及周师渡淮之役,毫不能有所为,则其人亦不免于大言无当,非有 之实用者。跋内又载,后主伺其家宴,命闳中辈丹青以进。岂非残季之君臣专事春色游戏,徒贻笑于后世乎?然闳中此卷,绘事特精妙,故收之秘笈甲观中以备鉴贰。乾隆御识。
《韩熙载夜宴图》卷以时间为序列,共分五段,每段以屏风巧妙隔开,前后相连又各自独立,图中有许多独具匠心的构思,体现了作者敏锐细腻的观察力和纯熟畅达的表现力。从全图的结构上看,画家分别利用三件大的立屏将画面分为四个部分,每部分内的空间深度感又通过斜置的榻、几案、屏风等物件的对称布局来表现;全图共绘了46人其中女21人,男25人,有些人物频繁出现,各自的形象十分统一。韩熙载在画中出现五次,有左侧、右侧和四分之三正面,但形神不改;他气宇不凡,眉头紧蹙,忧心如焚。随着晚宴情节的发展,韩公从穿黑袍(听乐),发展到脱去黄衫(击鼓),再穿上黑袍(休息),后转入只剩一件内衣(清吹),最后又穿上黄衫(送客),韩熙载屡次更衣 。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一段:听琵琶演奏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一段:听琵琶演奏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一段:听琵琶演奏(局部图)
本段描绘了韩熙载与宾客们正在聆听弹奏琵琶的情景,画家着重地表现演奏刚开始,全场气氛凝注的一刹那。画上每一个人物的精神和视线,都集中到了琵琶女的手上,结构紧凑,人物集中。但人们敛声屏气的神情中使场面显得十分宁静,从这弹奏琵琶的手上,似乎传出了美妙清脆的音符,而这音符震动着观众的耳膜,勾摄了他们的内心情感。画家对于不同的人物,根据他们不同的身份和年龄,刻划出他们各自不同的姿态、性格和表情,显示出作者不同凡响的画艺。此段出现人物最多,计有七男五女,有的可确指其人,弹琵琶者为教坊副使李佳明之妹,李佳明离她并侧头向着她,穿红袍者为状元郎粲。另有韩的门生舒雅、宠妓弱兰和王屋山等。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一段:听琵琶演奏(局部图)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一段:听琵琶演奏(局部图)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二段:集体观舞
 
本段描绘了韩熙载亲自为舞伎击鼓,气氛热烈而动荡。其中有一个和尚拱手伸着手指,似乎是刚刚鼓完掌,眼神正在注视着韩熙载击鼓的动作而没有看舞伎,露出一种尴尬的神态,完全符合这个特定人物的特定神情。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二段:集体观舞(局部图)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二段:集体观舞(局部图)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三段:间息

 
描绘的是宴会进行中间的休息场面,人物安排相对松散。韩熙载在侍女们的簇拥下躺在内室的卧榻上,一边洗手,一边和侍女们交谈着,也是整个画卷所表现的夜宴情节的一个间歇,整体气氛舒缓放松。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三段:间息(局部图)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三段:间息(局部图)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四段:独自赏乐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_中国十大传世名画全卷高清大图欣赏
 
人物疏密有致,乐伎们的吹奏动作中,使人感到高亢、丰富的管乐和声,调动了欣赏者的情绪。女伎们吹奏管乐的情景,韩熙载换了便服盘膝坐在椅子上,正跟一个侍女说话。奏乐的女伎们排成一列,参差婀娜,各有不同的动态,统一之中显出变化,似乎画面中迷漫着清澈悦耳的音乐。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四段:独自赏乐(局部图)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四段:独自赏乐(局部图)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四段:独自赏乐(局部图)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五段:依依惜别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五段:依依惜别

 
画面描绘宴会结束,宾客们有的离去,有的依依不舍地与女伎们谈心调笑的情状,结束了整个画面。完整的一幅画卷交织着热烈而冷清、缠绵又沉郁的氛围,在醉生梦死的及时行乐中,隐含着韩熙载对生活的失望,而这种心情,反过来又加强了对生活的执着和向往。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五段:依依惜别(局部图)

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原迹早已佚失,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传为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被认为是存世最古的一件摹本,一说是北宋摹本,一说是南宋摹本。乾隆初此画从私家收藏转入清宫,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1921年溥仪从宫中携出变卖,后张大千购得,带到香港。20世纪50年代又从香港私家购回,入藏北京故宫博物馆。
《韩熙载夜宴图》在用笔设色等方面也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如韩熙载面部的胡须、眉毛勾染的非常到位,蓬松的须发好似从肌肤中生出一般。人物的衣纹组织的既严整又简练,非常利落洒脱,勾勒的用线犹如屈铁盘丝,柔中有刚。敷色上也独有匠心,在绚丽的色彩中,间隔以大块的黑白,起着统一画面的作用。人物服装的颜色用的大胆,红绿相互穿插,有对比又有呼应,用色不多,但却显得丰富而统一。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出服装上织绣的花纹细如毫发,极其工细。所有这些都突出地表现了我国传统的工笔重彩画的杰出成就,使这一作品在我国古代美术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_中国十大传世名画全卷高清大图欣赏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第五段:依依惜别(局部图)

《韩熙载夜宴图》画卷据传系宫廷画家顾闳中奉后主李煜之命而画,此画卷中的主要人物韩熙载是五代时北海人,字叔言,后唐同光年进士,文章书画,名震一时。其父亲因事被诛,韩熙载逃奔江南,投顺南唐。初深受南唐中主李璟的宠信,后主李煜继位后,当时北方的宋朝威胁着南唐的安全,李煜一方面向北宋屈辱求和,一方面又对北方来的官员百般猜疑、陷害,整个南唐统治集团内斗争激化,朝不保夕。
在这种环境之中,官居高职的韩熙载为了保护自己,故意装扮成生活上腐败,醉生梦死的糊涂人,好让李后主不要怀疑他是有政治野心的人以求自保。但李煜仍对他不放心,就派画院的“待诏”顾闳中和周文矩到他家里去,暗地窥探韩熙载的活动,命令他们把所看到的一切如实地画下来交给他看。大智若愚的韩熙载当然明白他们的来意,韩熙载故意将一种不问时事,沉湎歌舞,醉生梦死的形态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表演。顾闳中凭借着他那敏捷的洞察力和惊人的记忆力,把韩熙载在家中的夜宴过程默记在心,回去后即刻挥笔作画,李煜看了此画后,暂时放过了韩熙载等人,一幅传世精品却因此而流传下来。
佚名行书跋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韩熙载传
释文:南唐韩熙载,齐人也。朱温时以进士登第。与乡人史虚白在嵩岳闻先主辅政,顺义六年,易姓名,为商贾,偕虚白渡淮归建康,并补郡从事。而虚白不就,退隐庐山。熙载词学渊博,然率性自任,颇耽声色,不事名检。先主不加进擢,殆禅位,迁秘书郎,嗣主于东宫。元宗即位,累迁兵部侍郎。及后主嗣位,颇疑北人,多以死之,且惧。遂放意杯酒间,竭其财、致妓乐,殆百数以自污。后主屡欲相之,闻其揉杂,即罢。常与太常博士陈致雍、门生舒雅、紫威朱铣、状元郎粲、教坊副使李家明会饮。李之妹按胡琴,公为击鼓,女妓王屋山舞六幺,屋山俊慧非常,二妓公最爱之幼。令出家,号凝酥、素质。后主每伺其家宴,命画工顾宏中(不是顾闳中,原文如此)辈丹青以进。既而点为左庶子分司南都,尽逐。群妓乃上表乞留,后主复留之阙下。不数日,群妓复集,饮逸如故。月俸至,则为众妓分有,既而日不能给。尝弊衣履作瞽者,持独弦琴,俾舒雅执板挽之,随房求丐以给日膳,陈致雍家屡空,蓄妓十数辈,与熙载善,亦累被尤迁。公以诗戏之云:'陈郎衫色如装戏,韩子官资似美铃’。其放肆如此。后迁中书郎,卒于私第。 

佚名行书跋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韩熙载传
小楷七言古诗跋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唐衰藩镇窥神器,有识谁甘近狙辈。韩生微服客江东,不特避嫌兼避地。初依李升作逆事,便觉相期不如意。郎君友狎若通家,声色纵情潜自晦。胡琴娇小六幺舞,蹀躞(打出这俩字我容易嘛)掺挝如鼓吏。一朝受禅耻预谋,论比中原皆僭伪。欲持不检惜进用,渠本忌才非命世。往往北臣以计去,赢得宴耽长夜戏。齐丘虽尔位端撰,末路九华终见缢。图画枉随痴说梦,后主终存故人义。身名易全德难量,此毁非因狂药累。司空乐妓惊醉寝,袁盎侍儿追作配。不妨杜牧朗吟诗,与论庄王绝缨事。泰定三年十月十一日大梁班惟志彦功题。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题跋
清代年羹尧跋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韩熙载所为千古无两,大是奇事。此殆不欲素解人者欤。积玉斋主人观并题识。
清王铎题跋:画法本唐人,略无后来笔蹊,譬之琬琰,当钦为宝。王铎题。又跋:寄意玄邈,直做解脱。观摹拟郭汾阳,本乎老庄之微枢。文荪王老亲翁藏,善护持之。
叶恭绰跋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
 
叶恭绰跋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此卷无宋代题识,上未有明人真赏,然其为原物毫无可疑者。或者经人割截真跋,以隶赝画,遂不能为延津之合,未可知也。观铁网珊瑚所载,祖无颇赵升二跋,此画并无之,可以为证。顷大千兄出示,不但得观绝艺,抑绢素粉墨,衣饰、用X、屏幛、瓶盂、乐具种种,足资者、订者不一,非止其故事之足动人也。余别有所感,目题数绝于后,X生付与饮亡,何伐性宁......民国三十八年七月,遐庵叶恭绰书于香港罔极庵,时旅港又将一载矣。

庞元济跋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
 
庞元济跋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唐人真迹传世绝少,而顾闳中尤不易。觏此夜宴图为著名之品,向藏内府,不意流落人间,为大千道兄所得,出以示余,始知尚有如此奇迹。余何幸暮年获观此卷,眼福真不浅也。丁亥闰二月三日,八十四叟庞元济。
 
叶恭绰再跋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
叶恭绰再跋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
 
 
 

       顾闳中,约910年生,980间逝世,五代南唐画家。江南人。元宗、后主时任画院待诏。工画人物,用笔圆劲,间以方笔转折,设色浓丽,善于描摹神情意态。存世作品有《韩熙载夜宴图》卷,绘与南唐中书侍郎韩熙载夜宴。是顾闳中唯一的传世作品,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五代·南唐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宋人摹本,原作已佚)绢本设色   28.7x335.5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转载]中国传世名画鈥斺敼算戎小逗踉匾寡缤肌
 

[转载]中国传世名画鈥斺敼算戎小逗踉匾寡缤肌

[转载]中国传世名画鈥斺敼算戎小逗踉匾寡缤肌

[转载]中国传世名画鈥斺敼算戎小逗踉匾寡缤肌

[转载]中国传世名画鈥斺敼算戎小逗踉匾寡缤肌

     《韩熙载夜宴图》是中国画史上的名作,它以连环长卷的方式描摹了南唐巨宦韩熙载家开宴行乐的场景。韩熙载为避免南唐后主李煜的猜疑,以声色为韬晦之所,每每夜宴宏开,与宾客纵情嬉游。此图绘写的就是一次韩府夜宴的全过程。这幅长卷在用笔设色等方面也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画面线条准确流畅,工细灵动,充满表现力。设色工丽雅致,且富于层次感,神韵独出。如韩熙载面部的胡须、眉毛勾染的非常到位,蓬松的须发好似从肌肤中生出一般。人物的衣纹组织的既严整又简练,非常利落洒脱,勾勒的用线犹如屈铁盘丝,柔中有刚。敷色上也独有匠心,在绚丽的色彩中,间隔以大块的黑白,起着统一画面的作用。人物服装的颜色用的大胆,红绿相互穿插,有对比又有呼应,用色不多,但却显得丰富而统一。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出服装上织绣的花纹细如毫发,极其工细。所有这些都突出地表现了我国传统的工笔重彩画的杰出成就,使这一作品在我国古代美术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古代工笔画高仿品之一(唐、五代)

       为了适于案头观赏,作者将事件的发展过程分为五个既联系又分割的画面。构图和人物聚散有致,场面有动有静。对韩熙载的刻画尤为突出,在画面中反复出现,或正或侧,或动或静,描绘得精微有神,在众多人物中超然自适、气度非凡,但脸上无一丝笑意,在欢乐的反衬下,更深刻的揭示了他内心的抑郁和苦闷,使人物在情节绘画中具备了肖像画的性质。全图工整、细腻,线描精确典雅。人物多用朱红、淡蓝、浅绿、橙黄等明丽的色彩,室内陈设、桌椅床帐多用黑灰、深棕等凝重的色彩,两者相互衬托,突出了人物,又赋予画面一种沉着雅正的意味。

       全卷分为五段,每一段以一扇屏风为自然隔界。

  第一段:琵琶演奏。描绘了韩熙载与宾客们正在聆听弹奏琵琶的情景,画家着重地表现演奏刚开始,全场气氛凝注的一刹那。画上每一个人物的精神和视线,都集中到了琵琶女的手上,结构紧凑,人物集中。但人们敛声屏气的神情中使场面显得十分宁静,从这弹奏琵琶的手上,似乎传出了美妙清脆的音符,而这音符震动着观众的耳膜,勾摄了他们的内心情感。画家对于不同的人物,根据他们不同的身份和年龄,刻划出他们各自不同的姿态、性格和表情,显示出作者不同凡响的画艺。此段出现人物最多,计有七男五女,有的可确指其人,弹琵琶者为教坊副使李家明之妹,李佳明离她最近并侧头向着她,穿红袍者为状元郎粲。另有韩的门生舒雅、宠妓弱兰和王屋山等。

  第二段:集体观舞。描绘了韩熙载亲自为舞伎击鼓,气氛热烈而动荡。其中有一个和尚拱手伸着手指,似乎是刚刚鼓完掌,眼神正在注视着韩熙载击鼓的动作而没有看舞伎,露出一种尴尬的神态,完全符合这个特定人物的特定神情。

    第三段:间息。描绘的是宴会进行中间的休息场面,人物安排相对松散。韩熙载在侍女们的簇拥下躺在内室的卧榻上,一边洗手,一边和侍女们交谈着,也是整个画卷所表现的夜宴情节的一个间歇,整体气氛舒缓放松。

      第四段:人物疏密有致,乐伎们的吹奏动作中,使人感到高亢、丰富的管乐和声,调动了欣赏者的情绪。女伎们吹奏管乐的情景,韩熙载换了便服盘膝坐在椅子上,正跟一个侍女说话。奏乐的女伎们排成一列,参差婀娜,各有不同的动态,统一之中显出变化,似乎画面中迷漫着清澈悦耳的音乐。

       第五段:依依惜别。画面描绘宴会结束,宾客们有的离去,有的依依不舍地与女伎们谈心调笑的情状,结束了整个画面。完整的一幅画卷交织着热烈而冷清、缠绵又沉郁的氛围,在醉生梦死的及时行乐中,隐含着韩熙载对生活的失望,而这种心情,反过来又加强了对生活的执着和向往。 

  画面中屏风和床榻等家具的使用,具有一种特殊的作用,一方面起到了分隔画面,使每段画面可以独立成章。另一方面又把各段画面连系起来,使整个画卷形成了一个统一的画面。在人物形象的刻划上,更凸显画家卓绝的功底,特别是主要人物韩熙载,分别在五个画面之中出现,但每个场景的服饰、动作、表情都不尽相同,但他的形态与性格却都表现的前后一致。

 

 

       顾闳中的原迹早已佚失,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传为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被认为是存世最古的一件摹本,一说是北宋摹本,一说是南宋摹本。乾隆初此画从私家收藏转入清宫,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1921年溥仪从宫中携出变卖,后由张大千购得,带到香港。20世纪50年代,和韩滉《五牛图》一起由国家文化部花重金从香港收藏家处购回,入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顾闳中,约910年生,980间逝世,五代南唐画家。江南人。元宗、后主时任画院待诏。工画人物,用笔圆劲,间以方笔转折,设色浓丽,善于描摹神情意态。存世作品有《韩熙载夜宴图》卷,绘与南唐中书侍郎韩熙载夜宴。是顾闳中唯一的传世作品,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明·唐寅临《韩熙载夜宴图》局部图

 现代画家刘凌沧节摹《韩熙载夜宴图》 

书画|南唐 顾闳中 传世之作《韩熙载夜宴图》赏析

南唐 顾闳中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绘写南唐中书侍郎韩熙载夜宴。据《宣和画谱》卷七记载,此画是顾闳中奉后主之命,与周文矩、高太冲潜入韩熙载的府第,窥其放浪的夜生活,仅凭目识心记,所绘成。《韩熙载夜宴图》是我国古代人物画的重要作品,纵28.7厘米,横335.5厘米,绢本设色。现藏于故宫博物院,是以南唐中书侍郎韩熙载的生活轶事为题材绘制而成。

作品以屏风为界,将画卷分为五个故事情节,即听乐、观舞、休息、清吹、送别。全局构图张弛、疏密有序;人物刻画精细、传神、古朴、大气,并通过对韩熙载头像的细致描绘,成功地表现出韩熙载当时的心理状态。

其中共绘制了5大场景,分别叙述如下:

第一场景:描绘了韩熙载与来宾聆听乐女弹奏琵琶;

第二场景:描绘了舞女在韩熙载的击鼓声中翩翩起舞;

第三场景:描绘了韩熙载在围床上休息;

第四场景:描绘了韩熙载手执执扇欣赏乐女吹奏(两人吹横笛,三人吹筚篥);

第五部分:描绘、记录了韩熙载和宾客与乐女调笑,以此结束夜宴。

书画|南唐 顾闳中 传世之作《韩熙载夜宴图》赏析

书画|南唐 顾闳中 传世之作《韩熙载夜宴图》赏析

佚名行书跋、大梁班惟志彦功跋、清羹尧跋、清王铎题跋、叶恭绰跋、庞元济跋、叶恭绰再跋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画卷据传系宫廷画家顾闳中奉后主李煜之命而画,此画卷中的主要人物韩熙载是五代时北海人,字叔言,后唐同光年进士,文章书画,名震一时。其父亲因事被诛,韩熙载逃奔江南,投顺南唐。初深受南唐中主李璟的宠信,后主李煜继位后,当时北方的宋朝威胁着南唐的安全,李煜一方面向北宋屈辱求和,一方面又对北方来的官员百般猜疑、陷害,整个南唐统治集团内斗争激化,朝不保夕。

在这种环境之中,官居高职的韩熙载为了保护自己,故意装扮成生活上腐败,醉生梦死的糊涂人,好让李后主不要怀疑他是有政治野心的人以求自保。但李煜仍对他不放心,就派画院的“待诏”顾闳中和周文矩到他家里去,暗地窥探韩熙载的活动,命令他们把所看到的一切如实地画下来交给他看。大智若愚的韩熙载当然明白他们的来意,韩熙载故意将一种不问时事,沉湎歌舞,醉生梦死的形态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表演。顾闳中凭借着他那敏捷的洞察力和惊人的记忆力,把韩熙载在家中的夜宴过程默记在心,回去后即刻挥笔作画,李煜看了此画后,暂时放过了韩熙载等人,一幅传世精品却因此而流传下来。

《韩熙载夜宴图》是一幅由听琴、观舞、休闲、赏乐和调笑等五个既可独立成章,却又相互关联的片断所组成的画卷,无论是造型、用笔、设色方面,都显示了画家的深厚功力和高超的绘画技艺。 该卷钤有自南宋史弥远“绍动”印到近代张大千的收藏印记共计四十六方,著录于《庚子销夏记》、《石渠宝笈初编》等书。该图卷一般学者认为是顾闳中所作,但今书画鉴定界有些人士认定为宋人摹本。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