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19-05-22    |   发布者 墨轩斋   |   

台北故宫张大千国画书法展开幕

摘要
简介:宋 梁凯 宋代末期佛画 挂轴 绢本油墨 尺寸:203.2 x 63.5 cm2 中国元代画僧 因陀罗绘 元代绘画 挂轴 绢本水墨 元代禅画 因陀罗绘 楚石梵琦题跋 水墨纸本 规格:87.536cm法常 水墨纸本 规格...

在中国近代画坛上,论综合成就,恐怕没有一个超过张大千的。他诗书画印样样精通,是不世出的天才;同时,又有着极高的情商。人情练达,三教九流都能谈得来。为人仗义豪爽。张大千一生风流成性,女伴无算,按照现在的标准,可是妥妥的渣男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不念他的好。不过如果仅从这方面来理解张大千,恐怕过于狭隘。把视野再放大,也可以看到,往往在被历史潮流裹挟的重大关口,他也总能凭自己判断做出最有利的选择——这一切已被历史证明。所以,他已经比单纯作为一个画家的境界要高了,徐悲鸿称赞其为“五百年来第一人”,实非过誉。

今年适逢张大千一百二十岁生日,台北故宫博物院特从院藏及历史博物馆寄存之作品中,遴选藏品,举办张大千纪念大展。这其中包括大千和及其师友的书画精品、印章与珍贵照片。

我们知道,目前世界范围内,珍藏大千精品最多的机构除了四川博物院,就数台北故宫和台湾历史博物馆了。此次展出展品达到86件(套),堪称豪华!应该能具体反映大千先生早、中、晚不同时期的艺术特色与精神,让观众重睹其精采绝伦的艺术传奇与大师风采了。

展件清单 ©台北故宫

一,大千师友

张大千自幼受母亲张曾益、兄长张善孖启迪,开始学习书画。其后又拜海上名家曾熙、李瑞清为师,学习诗文书画,打下深厚基础。在二哥善孖的携领下,甫进入上海艺坛便受到瞩目,成为公认的后起之秀,开启其丰富多彩的艺术生涯。他也与许多书画名家往来,彼此切磋交流,在扩展艺术面貌及审美眼光的同时,也迅速累积个人名声。一生中除了亲人、师长们一路的爱护和指导,还有一群挚友们相互砥砺扶持,这些在其创作里程中都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本室特别选展张曾益〈耄蝶图〉、张善孖〈草泽巨虎〉、曾熙〈眉寿无疆〉、李瑞清〈无量寿佛〉等书画,搭配大千〈萱花〉与相关尺牍作品,期能具体而微地呈现亲、师、友对大千的影响,以及大千对他们的感念。

民国 张曾益耄蝶图 轴

70.6x37.4

摩耶精舍旧藏

此画是张大千母亲曾友贞及其罕见的作品,大千兄弟最早的书画启蒙应该就是来自其母亲曾友贞。

1982年5月第二个礼拜日,正是母亲节,服务中山文奖会的收藏家李叶霜,是曾当“内政部长”黄季陆的女婿,喜爱中国字画,经常出入骨董商店寻宝。他在牯岭街旧书店发现张大千慈母曾友贞画的「耄耋图」印刷图片,店长只知道是一幅白狸猫躺卧的图画,不知画者是谁,只以普通价卖给李叶霜;这对书念得多又爱追根究柢的李叶霜来说真是喜出望外,此乃当时鼎名誉世大师之母的杰作,他直奔外双溪摩耶精舍,请大千先生过目求证。

大千先生看到慈母「耄耋图」手泽,激动颤抖,泪水夺眶而出,当下拜托在场香港「大成杂志」主编沈苇窗、台湾国语日报总编羊汝德、东京李天海跟乐恕人,分别在港、台、日三地寻找,大千说:“此画应该还在民间,打听到时要钱给钱,要画换画!不顾一切、何种代价,就是要取得。”可惜隔年沉苇窗(1918-1995)才在香港寻获此画,无奈大千刚过世,便依其心愿挂于摩耶精舍中。

曾熙 眉寿无疆 轴

110.4x80.4

摩耶精舍旧藏

1927年曾熙画此〈眉寿无疆〉为大千母亲祝寿,题中对于自己所使用的金文「眉」字考证一番,从宋代到清代诸家皆无异议,特别指出清末金石学家刘心源(1848-1917)的误释。大千事奉母亲至为孝顺,对于老师曾熙也是极为尊敬,故此梅画虽然逸笔草草,对大千确是具有不同意义,此画后来就与摩耶精舍一同捐给台北故宫博物院。

李瑞清 无量寿佛 轴

105x53

摩耶精舍旧藏

1919年,21岁的大千由日本返回上海,与李瑞清、曾熙日益密切。又因悲痛未婚妻谢舜华的去世,决定出家,法名大千,三个月后还俗。李瑞清提到大千极喜爱自己的画,经常从废纸中找来装裱,故为临龙门造像记并配佛像赠之,隔年即因病去世,故一直受到大千的珍藏。画中红衣佛像、层迭怪石、蜿曲古树皆造型奇拙,与款题书风相呼应。本幅为摩耶精舍旧藏。

张善孖 草泽巨虎 轴

137.4x68.6

张善孖(1882-1940),四川内江人,名泽,号虎痴。少年从母学画,曾投李瑞清门下,擅画山水、花卉、走兽。1917年偕弟大千东渡日本,回国后寓居上海。善孖尝居苏州网师园,饲养幼虎,窥其动静举止,故画虎尤为精绝。此幅画草泽间猛虎呼啸,一副蓄势待发的雄姿,十分生动逼真。

张大千 萱花 镜框

60x45

台湾历史博物馆寄存

大千常常自画萱花、白狸猫,藉以思念母亲的养育之恩,此画作于1965年,为其没骨花卉的另一种表现。由右下墨竹至花青长叶,继而草绿花梗,再至橙黄萱花,越往左上,彩度与明度越高,十分具有变化。不画彩蝶改以墨蝶,反而同时凸显花、蝶的效果,确为相当巧妙的处理手法。本幅为台湾历史博物馆馆藏。

二,大千摹古

大千前半生的画业以「集大成」为目标,视临摹古画为创作的基础。初由明末清初画家如石涛八大山人、张风等人入手;后随个人收藏古画的兴趣与眼界的扩展,上溯五代、宋、元名家。其远走敦煌,孜孜临习唐人壁画,亦是为了开拓手眼的境界,故能鎔士夫画与匠人画于一炉,兼擅水墨浅绦与工笔重彩。即使是仿古之作,亦因集合各路传统,总能给予当世画坛耳目一新的感受。本单元并列大千与古代大师的作品,除呈现其艺术的源头,以窥「临摹」对其风格发展的重要性,亦欲凸显大千在各种不同题材上的创新成就。展出之董源〈江堤晚景〉,自1945年起便入藏大风堂,对大千影响尤为深刻;而大千〈仿沉周蜀葵图〉,则是少见以沉周为对象的临仿作品。

张大千 仿沈周蜀葵图 轴

134x37

本幅题于1929年,谓时客大连湾,因寒夜不寐,临此图并书其原题。所临原本有可能是无锡博物院藏〈沈周书端阳词‧张宏补蜀葵图〉,然两幅构图并不相同。本幅绘折枝蜀葵,笔法率意自由,屡见画笔顿挫转折,墨色斑斓,颇具速写意味。存世少见大千习沈周,此处虽谓临写,或许只取原作大样。大千摹古,遍学诸家,所取之处或各有别。

张大千 猿 轴

151x65

本幅作于1935年,自言仿北宋画猿名家易元吉作品,又因曾见十八世纪扬州画家华喦有类似之图,而录华氏题画之诗于其上。猿左手攀枝、右手捞物、双腿併拢抬起的姿态,或取自美国华府佛利尔艺廊收藏传易元吉〈缚猴窃果〉,然背景已置换为华喦霜林猿戏的诗意。取古人章法构图,搭配新的画意,是大千摹古常用手法。

张大千 巫山云雨图 轴

100x38

大千早年醉心石涛,所作多黄山之景;然自1930年代起,开始以三峡景色为画题。此转折与其探索唐代杨昇「没骨」山水的传统有关。「没骨」係指不以墨线勾勒轮廓,直接用色彩表现形象的绘画技法。本幅作于1935年,主山或即神女峰,以朱红为色,间杂泥金,上缀墨点,使之于华丽中带沉著,不致俗艳。大块面色彩的运用,或可视为大千日后泼彩的先声。

五代 董源 江堤晚景 轴

179.5x116.5

大风堂遗赠

本幅青绿设色,山石以披麻皴画成,或为十四世纪作品。

大千于1938年在北京初见此画,后于1946年初获藏;终其一生,未尝割爱。欣喜之馀,遍求当时名公如溥儒、谢稚柳、庞莱臣、吴湖帆与叶公绰等人题识。曾临写图中老树不下三十馀次,存世至少有三幅全图临本。大千画裡如鱼鳞般的水纹笔法,乃自此幅化来,影响大千甚钜。

张大千 画华阳仙馆 轴

148x71.4

大千以为董源有种「大而能秀」的气概,既弘大、又秀逸,不容易学。然自其获董源〈江堤晚景〉等图后,「大悟笔法」,而做此图。本幅作于1949年。远景左侧所出现的远山渔舟,与画中水纹,俱可于董源〈江堤晚景〉中寻。全幅的皴法苔点层迭浓重,搭配线条流利精谨的水阁与波纹,可谓工写并陈。点缀石青与赭红,更添富丽气息。

三,大千与敦煌

约1940年代初,叶公绰勉励张大千在艺事方面应「开径独行」,担负起创变传统绘画的重任,最终促成大千敦煌面壁之行。经过两年七个月积极地学习,大千一共临摹了约276幅作品,使他突破了宋、元画风的限制,上溯唐代、北朝高古的气息。此后大千的艺术思想、创作手法产生重大转变,例如:重视佛像与人物画、重视线条、追求复古的勾染、变小巧为伟大、变苟简为精密、女人都变为健美等等,开创出精丽、雄健的风格,令人耳目一新。本次展出〈摹释迦说法图〉、〈摹榆林窟唐菩萨立像〉、〈摹宋代伎乐〉等人物画,体现其生动、流畅的线描,浓艳、端庄的色彩,精神饱满的人物形象。这些佳作不仅再现了古代壁画的神韵,同时也见证大千如何化古为新,独辟蹊径。

张大千 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须摩提女请佛因缘 卷

62x591.7

所谓因缘故事,是指众生受佛教化的各种事迹。敦煌石窟的「须摩提女请佛因缘」,仅见于敦煌研究院编257号窟。大千于1943年摹其后半段,由左至右,表现佛弟子大显神通,各乘神兽飞来,最后与金刚力士一同簇拥释迦佛现身说法。虽未完成,已能准确掌握原作的造型和风采。他又尝试复原各种红、赭色系,搭配青、绿、白等色,再现原作鲜明、生动的气氛。

此幅由张大千先生捐赠。

张大千 摹敦煌莫高窟初唐藻井(第十七号)轴

64.6x65.1

张大千先生捐赠

西魏、北周以前,敦煌石窟多用醇厚的红色系画壁面及窟顶藻井。至初唐时期,始逐渐改用青、绿、白色搭配,形成明快澹雅的效果。本幅摹自敦煌研究院编329号窟。方形藻井中央画大莲花,周围改用汉式线描,画云中环迴翱翔的飞天,给人仰视天体运转之感。井内四角画对称花瓣,井外环以卷草、联珠纹等,精美再现初唐的时代特点。

张大千 摹敦煌莫高窟盛唐藻井(第二十八号)轴

68x67

张大千先生捐赠

所谓「藻井」,即屋顶内部用木材套迭出的井字形结构与彩绘花纹,故称「交木为井,绘以藻纹」。敦煌石窟没有木造结构,仅以彩绘图案装饰窟顶。时至盛唐,井心方形缩小,并多改用粉红、淡朱为底色。外框增加到四或五层,内框多画青、绿色卷草,外框多画牡丹、宝相花纹。此幅表现盛唐藻井结构的线描非常清晰,又注有配色,可见作画的程序。

张大千、张心德 摹敦煌西千佛洞第十一窟释迦说法图 轴

119.7x96.9

张大千先生捐赠

本幅摹自敦煌研究院编西千佛洞9号窟。世尊作为主角,居中结跏趺坐,身形伟岸如山,右手举起持说法印,正视观者,神情肃穆庄严。二菩萨站立脇侍,著华美天衣与璎珞,望向世尊,凝神谛听。下方白描比丘等供养人九位,皆虔诚跪拜。人物头部比例稍大,胸膛与脸庞近饱满椭圆形却不丰肥,正是初、盛唐之际的造像风格,尽传原作神韵。

张大千 摹敦煌莫高窟第三二七窟宋代伎乐 轴

51.4x72.4

张大千先生捐赠

本幅摹敦煌研究院编327号窟佛座下方的伎乐菩萨。画中菩萨手持排萧,头身著各色珠冠、璎珞与彩带,透过深青色的背景帮衬,更显装扮华贵。两侧彩带彷彿随著音乐声舞动,在半空中划出大大小小的S形,既缠绕又舒展,既对称又活泼,适与仪态端庄、神情专注的菩萨相互衬托,渲染出画面的韵律感。

张大千、番僧昂吉 摹敦煌安西榆林窟第二十八窟唐菩萨立像 轴

237.2x96.5

张大千先生捐赠

本幅摹自敦煌研究院编榆林28号窟。在原作中,菩萨与一位可能是阿难尊者的年青僧人搭配成组,共同作为佛龛内部佛塑像的脇侍。菩萨身朝龛内主尊,举双手合什敬礼。祂又面向左侧,彷彿正看著龛外膜拜的人,巧妙发挥联繫佛龛内外的作用。大千又更进一步发挥巧思,临摹时略去僧人,遂成一独立而精美的竹林观音像。

四,大千自运

大千画业再攀新高,可说与其眼疾有关。他于1954年移居巴西圣保罗,为居所营造中式园林「八德园」,却不慎于搬石造景时,造成眼睛微血管破裂。自1957年起,眼疾愈甚,终难再作早年绵密精工之笔。复因1956年赴巴黎举行个展,与毕卡索(Pablo Picasso,1881-1973)晤面,见西方现代画坛之趋向,内心受到启发,而促成风格之大变。发展出泼墨、泼彩、或半皴半泼等半自动技法,不仅个人画艺再创新高,亦将中国绘画带入前所未臻的境地,影响深远。本单元呈现大千晚期画业的发展轨迹,展出的〈大千狂涂册〉(台湾历史博物馆藏)等三套大千旅居巴黎时期的册页,标志了大千迈向新风格的重要转折;画赠张群的〈山高水长〉,则是大千泼彩技巧纯熟后得心应手的佳作。

说起历史博物馆的这几套册页,还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曲折经历。其中有好几套都是赠送给一个叫做郭有守的人。此人何许人也?他曾是台湾当局教育部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同时还是中共的潜伏人员。他在国外极具人脉,大千几次在欧洲的活动都是由他出面安排。号称“巴黎及时雨”。1966年,郭有守在瑞士参加会议期间,身份暴露,被大陆有关人员护送至北京,随即宣布起义。据说,前几年爆热的电视剧《潜伏》中的男主角余则成,其原型正是郭有守。这一事件也标志着大千进军欧美市场的努力宣告失败。此后黯然回到台湾。

不仅如此,郭有守事件发生后,台湾方面查抄了郭宅,大千寄存在那里的书画均被没收,转归教育部,后又转给台湾历史博物馆。1973年,张大千还将自己暂存于该地的百余件书画作品无偿捐赠。

张大千大千狂涂册(一)册页

23.8x35.8

台湾历史博物馆寄存

此册共十二开,多绘于1956年,时大千第一度游欧,寄住于表亲郭有守的巴黎寓所。大千后又于1960年岁末重题,其中几开可能即作于此时。多幅自比南宋画家梁楷,并自认过之。用笔跌宕奔放,善用墨色的浓淡乾湿,而成俐落生动的物象。第八开以墨块作山,留白为水,是迈向日后半抽象风格的发端。此册为台湾历史博物馆藏品。

张大千大千狂涂册(二)册页

23.8x35.8

台湾历史博物馆寄存

此册共十四开,亦画赠「子杰」(即郭有守),或亦作于1956年。重题于1960年,其中数开或亦作于此时。第十开绘松枝人物自大片暗黑的水墨背景中浮现,虽自云「病眼四年矣,真可谓瞎画也」,却是风格的一大转折。第四开人物,谓为「大风堂登录商标也,古人那得有之」。可见其超迈古人的企图与自信。此册为台湾历史博物馆藏品。

张大千以写我忧册页

42.1x59.8

台湾历史博物馆寄存

此册作于1957年,是年六月大千因搬石造园而伤及眼睛,遂于九月赴纽约治疗,十一月再转往东京医治。此册乃其在美、日求治目疾时所作,寄赠郭有守。全册瀰漫离人的乡愁、病人的无聊、与病目后的朦胧,有多幅将自己投射为画中人。第七、八、九、十开背面裱有诗文,应亦为大千同时期寄赠郭有守之作。此册为台湾历史博物馆藏品。

张大千画八德园景轴

173.3x94

大千于1953年底游巴西,见圣保罗附近有地待售,似故乡成都平原,遂购入,并移民于此。因其地为Mogi,遂呼其居为「摩诘山园」。内凿一池,取佛经「八功德水」之典,名为「八德池」。本幅即绘其景,作于1961年。构图大异于传统格套,分左右二坡渚向上延伸,一平岭,一茂林。大千于1957年因搬石造园,伤及眼部微血管,后渐少作工细之笔。

张大千山高水长轴

192.5x102.5

张群先生捐赠

本幅作于1976年,为祝贺老友张群(1889-1990)八十八岁寿辰所作。主峰泼墨迭彩,具一柱擎天之势。而以墨笔勾出山形轮廓,添上皴法苔点、点出屋舍帆影,为中央的斑斓色块塑造叙事情节,使成一可游、可居的山水。翠绿颜料在乾燥后所自然形成的积聚纹理,尤为美丽。本幅优游于泼彩的非控制性与传统绘写的控制性之间,为其晚年佳作。本幅为张群先生捐赠。

五,大千钜作

张大千不但是非常努力的天才,同时又具有雄厚的企图心,积极地想在艺坛崭露头角。他曾强调:「画以表现美为主。」又教导学生「真正美的就画下来,不美的部分就扬弃掉。」学生纪录他的艺术观点是「创造的艺术形象必须优美,而且要让人看得懂。老师认为只有形神兼备,才能创造真正的美,才能被人们接受,作到雅俗共赏。」对于美如何落实于画面,才能成为观众可以感知的视觉形式,他提出一幅画应具备「曲」、「大」、「亮」三种条件,即意境深遂、气势宏大、画面亮眼吸睛。本单元展出的〈墨荷四联屏〉、〈瑞士瓦浪湖〉、〈集黄山谷辛稼轩联〉等巨幅佳构,正是大千艺术思想与企图心的具体反映。

张大千墨荷四联屏轴

台湾历史博物馆寄存

此联屏于1945年在成都昭觉寺作。时大千刚受敦煌洗礼,激起创造伟大艺术之心,遂以五尺身高伏地作丈二巨幅。自题「以大涤子写此」,指学石涛用淡墨画花瓣,浓墨勾瓣尖。构图恢宏如盛唐壁画,笔触强劲如「吴家样」,花叶翻动如敦煌「飞天」翩翩起舞,令满壁生风,则非石涛可拟。故云:「一花一叶西来意,大涤当年识得无?」自豪如此。

张大千瑞士瓦浪湖卷

30.6x129.2

台湾历史博物馆寄存

瓦浪湖(walensee)位于阿尔卑斯山北部,海拔419公尺,南北高山环绕,是避暑与滑雪圣地。此幅绘于1960年。画中湖面狭长,略有蜿蜒。近处山头圆缓,冷杉遍佈,山脚点缀当地乡间常见的房屋。远方有不规则锯齿状的山峰,接近库尔山峦造形,写生性质很强。大千先用董、巨派笔墨作画,再泼染出姿态轻灵、层次丰富的烟岚与倒影,更显山光明媚、湖面如镜。

张大千阔浦遥山轴

194.3x103

此幅绘于1969年,画中主山堂堂,融青绿泼彩、水墨为一体,水气苍茫,浓鬱深邃。不画山脚,直令观者视线越过山巅,豁然开朗,随即展现江河平远,舟帆点点。工写相参,构图奇伟,兼得雄浑与秀丽之趣。大千于1972年加以装裱,又借旧藏巨然作品自题画名于包首。他曾对该巨然画作讚誉有加,借题此幅,显见视此为得意笔。

张大千集黄山谷辛稼轩联墨轴

359.5x70.3

张继正先生捐赠

此联有大千47岁作大行书、72岁作小行书,又是丈二巨幅,世所罕见。中宫紧缩、拉长撇捺、以点代横等特徵,皆见黄庭坚影响。横平竖直、加大钩角,横画有「蚕头、雁尾」等,则是〈石门颂〉、〈瘗鹤铭〉的笔法与体势。但大千更强调运笔的提按动作,形成浓墨与飞白的对比。转折处又多露圭角,传达笔中用力、笔笔涩进的效果,更添雄奇宕逸之气。

六,大千自画像

张大千是近代最喜欢替自己写像的画家,毕生所创作的自画像不下百幅。本次共选展十件,形式可分成小品册页与立轴两种,四件出自台北故宫庋藏,六件为台湾历史博物馆寄存。大千自写像与一般肖像画最显著的差别,即在于他从不拘泥于肖像画所习见的端庄肃穆与细腻写实风格,例如〈我与我的小猴儿〉就将自己与所锺爱的黑猿一同入画,〈五十九岁自画像〉则宛如展卷阅读的古代高士,〈乞食图〉又将自己装扮成托钵化缘的行乞者,〈锺馗〉甚至把自己化身为宗教神祇。大千自画像的笔墨则多採写意法,若非画中人那缕落腮长髯的正字标记,实与寻常人物画无甚差异。也正是这等率性多变的形象,更让大千豪放不羁的艺术家真性情跃然纸上,分外受人激赏。

张大千大千狂涂册(一)(12)我与我的小猴儿册页

23.8x35.8

台湾历史博物馆寄存

本幅收在张大千《大千狂涂》册(一)第十二开,右下方题:「我同我的小猴儿」。张大千名爰,生性爱猿,艺坛亦盛传他是黑猿转世之说,此画即能充分展现他与猿猴之间的亲密情感。画成于一九五六年,时五十八岁。是年,大千首度游欧,并与毕卡索(1881-1973)会晤。受到西方现代艺术的启发,笔墨遂益趋豪迈简洁,率意淋漓。

张大千五十九岁自画像轴

133.5x33.8

本幅作于一九五七年,时大千五十九岁,居巴西八德园。根据题识,知是大千赠与友人张目寒(1902-1980)的自画像。画中的大千作古代文士装束,侧身盘腿而坐,左手持书卷,低目展读。是年,大千罹患眼疾,于秋天赴美就医。此作线描劲利简洁,仅面部略施微展,丝毫看不出目力受阻,但以大字作书,又隐隐透露了「老来昏雾」的无奈心情。

张大千锺馗轴

93.5x48.6

本幅作于一九四七年的端午节,时张大千四十九岁,寓居上海。依据右上方的款题,知是为友人陈定山(1897-1987)而作。画中人作锺馗扮像,头顶乌纱帽,双手握剑。满脸的络腮鬍,分明就是大千本人的侧写。帽顶上簪花,益发凸显出作者奔放不羁,驰骋画艺游戏人间的真性情。

张大千七十自画像轴

128x68

台湾历史博物馆寄存

本幅为一九六八年张大千七十岁生日所作的自画像,时居巴西八德园。画中大千以半身像呈现,维持一贯的长袍装扮与髯鬚浓密的特徵,神色从容,流露一股悠然的气度。在大千的邀约下,画面及裱绫四周,遍布了张群、张维翰、曾绍杰、梁寒操等十五位艺坛好友的题跋贺词,意义不同凡响。二○一四年由大千公子葆罗捐赠给台湾历史博物馆。

张大千乞食图轴

135.9x69.1

蒋复璁先生捐赠

〈乞食图〉作于一九七三年,时值大千七十五岁生日,居于美国加州环荜菴。画中的大千,鬚髮皤白,蓬鬆零乱,右手持杖,左手端著一只空碗,装扮成乞丐模样。大千晚年卜居摩耶精舍,此作也由故宫典藏。〈乞食图〉现已被摹勒上石,竖立于大千埋骨之所梅丘附近,成为纪念他毕生仰仗画艺乞食人间的最佳写照。本幅为蒋复璁先生捐赠。

七,大千与台湾

1976年以前,张大千虽长年旅居海外,始终与台湾保持密切联繫,时常返台举办画展,同时也捐赠不少画作。由于张群等许多老友都居住在台湾,加上健康欠佳,才会在好友们的劝说下,积极思考返台定居事宜,最后选址台北士林的外双溪,构筑其晚年安居的摩耶精舍。台湾的优美环境以及温暖人情,加上当时艺坛的多元繁荣景象,相对安稳且多采的生活无疑提供一个崭新的创作氛围,让他得以在艺事上继续缔造佳绩。〈苏花揽胜〉与〈阿里山晓望〉直接将岛上迷人风光景点幻化至纸面上,〈致张继正夫人凤梨纸函〉则显示了他对凤梨纸的热爱与推广,这些都反映出大千与这块土地的情感与互动。透过这些作品,观众必能更加瞭解大千如何心系台湾及其心中的美丽宝岛印象。

张大千苏花揽胜图卷

35.5x286.5

中国国民党党史委员会捐赠

大千曾于1960、64两游苏花公路,皆因雨雾难窥全貌,此卷乃透过张维翰(1886-1979)〈苏花行〉的描绘,加上自己的印象才完成。1965年,他已回到巴西静养数月,才有空閒为老友完成此画,成为他苏花游的传世名作。此卷以表达诗境为主,描绘公路环山蜿蜒于峭壁、山洞与云雾中,其下则是巨浪翻滚,最后没入迷濛。

张大千阿里山晓望镜框

37.5x45

台湾历史博物馆寄存

大千先生认为「嘉义阿里山晓色为我国一奇,亦世界一奇」,故取阿里山风景入画的作品不少。同样受到他称讚的还有苏花公路,甚至推为「我国第一奇境。亦世界第一奇境也」。此画作于1965年,泼墨技法已相当熟练,明暗光影对比强烈,墨韵变化生动,具雄伟之气势。

张大千泼墨山水人物单片

149.470.8

中华电信有限公司寄存

画中描绘傅增湘(1872-1949)题诗于黄山清凉台破石松干上之轶事,大千传世尚有数件类似题材,此泼彩山水人物作于1967年,时客巴西,于1976年3月返台前夕重题赠予金耀辉先生,此后一直保存于中华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内,目前寄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张大千泥荡风景图轴

118x60

何应钦(敬之)将军遗藏

大千于1979年3月画此贺何应钦(1890-1987)将军90大寿,画面乃据何应钦描述所成,十分用心经营,令人心驰神往。数日后又赠一幅「意写妙高台、千丈岩」的青绿山水为蒋经国祝寿,高龄81的大千于隔月心脏不适住院,在张群等友人建议下提前立下遗嘱,决定将珍藏古书画与房子捐予台北故宫博物院。此幅为何应钦将军遗赠。

张大千山水单片

138.4x70.6

1979年3月中旬,大千「意写妙高台、千丈岩」为蒋经国(1910-1988)祝寿。千丈岩瀑布位于奉化雪窦山,妙高台在千丈岩西侧,位于突起奇峰上,自古为雪窦登高揽胜之地,蒋中正(1887-1975)在此修筑了一栋别墅,1949年蒋经国与父亲于此度过家乡的最后一次春节,因此显得意义非凡。

张大千致张继正夫人凤梨纸函未裱

20.1x50.5

张继正先生捐赠

对于纸张要求很高的张大千,尝试过张丰吉研发的凤梨纸后相当喜爱,除了自用,也推荐给同好。据张丰吉回忆,大千曾向他订製了五、六批纸,共约数千张。信中提及凤梨纸胜过宣纸,谢稚柳在试用后也认为可比乾隆内府纸。此纸较宣纸洁白坚靭,墨韵层次丰富,且不易发黄,深受台湾艺文界喜爱。此作为张继正先生捐赠。

八,大千自用印

方介堪「大风堂」石印3x1.8x4.4

台静农「环荜盦」石印6.1x5.8x5.1

王壮为「摩耶精舍」石印5.6x2.6x5.4

下一篇:没有了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