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19-01-16    |   发布者 墨轩斋   |   

《渴望生活-梵高传》第六卷阿尔勒01:地震还是

摘要
简介:阿尔勒的太阳突然照进梵高的眼帘,使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这是个旋转着的柠檬黄的液态火球,它正从蓝得耀眼的天空中掠过,使得空中充满了令人目眩的光。这种酷热扣极基纯净...

阿尔勒的太阳突然照进 '/156' 梵高的眼帘,使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这是个旋转着的柠檬黄的液态火球,它正从蓝得耀眼的天空中掠过,使得空中充满了令人目眩的光。这种酷热扣极基纯净透明的空气创造出了一个他未曾见过的新世界。
 
清早,他下了三等列车的车箱,顺着一弯弯曲曲的路,从车站走到拉马丁市场(这是个方形市场,一边与罗讷河堤相临,另一边是咖啡馆和肮脏的旅馆)。例尔就在正前方,象用把泥瓦匠的抹刀干净利落地抹在了一座山的山坡上。在这热带骄阳的照耀下,它正处在昏昏欲睡的状态中。
 
该上找个性处了。梵高对此并不在意,他信步在进在广场上路过的头一家旅店——德拉加尔旅店,租下了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刺目而俗气购铜架床。一只脸盆阻有个裂口的水罐,还有一把粗笨的椅子。店主人搬进一张未油漆过的桌子。室内没有放回架的地方。不过梵高本来就打算整日在户外作画。
 
他把旅行袋扔到床上,随后便匆忙冲出门外。看这座小城镇去了。从拉马丁广场到市中心有两种走法。左边那条环形路是马车走的,这条马路绕着城边缓缓盘旋到山顶,途中经过古罗马的广场和圆形竞技场。梵高选择了更简捷的路线,走这条路得穿过一条条迂回曲折、路面上铺着鹅卵石的窄街小巷。他爬了很长一段山路之后,来到被阳光烤得梆硬的市政府广场。在向上走的途中,他经过了一些荒凉的石造庭院建筑。它们看起来象是从古罗马时代原封不动保存下来的一样。为了遮挡那能把人晒得发疯的太阳,这儿的朋同窄得只要梵高伸开手臂,指尖就能碰到两边的房子。为了避开法国南部海岸凛冽的西北风,这些街巷在山坡上故意弯来拐去,没有一段超过十码长的直路,就象一座让人无法辨请方向的迷宫。街上扔着垃圾,肮脏的小孩站在门口,到处是一片不吉祥的、惶惶不安的景象。
 
梵高离开了市政府广场,穿过一条短巷,走到城后面的大市场路,漫步走过小公同,接着便脚步蹒跚地下山到了罗马竞技场。他象山羊一样。沿着竞技场的阶梯式座位一级二级地向上跳,最后到了顶上。他在一块石头上面坐下来,把双腿耷拉在那数百英尺高的直上直下的陡壁上;点起烟斗,眺望着眼前这片他已经自命为其统治者的领地。
 
脚下的这座城市,就象一道飞泻到罗讷河的千变万化的瀑布,一幢幢房子的屋顶拼凑成一幅错综复杂的图案。房顶上铺的瓦原本是红土烧的,但是由于炽热的阳光持续不断地烤灼,竟变得五颜六色,从最浅的柠檬黄色和轻谈的银粉红色;直到刺目的淡紫色和沃土似的棕褐色,应有尽有。
 
河面宽阔、水流湍急的罗讷河,在阿尔勒城所在的那座山的山脚下急转弯向着地中海奔流而去。河流两岸是石砌的河堤。特兰凯泰莱宛若画成的一座城市在河的那一边熠熠闪光。梵高身后的巍峨群山,高耸到一片明亮的白光之中。一幅广阔的画面在他面前展开:耕过的田地,繁花怒放的果园;蒙特梅哲山高高的山岗;肥沃的谷地上千万条深翻的犁沟伸向天边,聚集成一个无限遥远的点。
 
不过,促使他伸手去摸自己被迷惑的双眼的却是乡间的色彩。天空是如此浓烈的蓝色,那样凝重、深沉,竟至根本不是蓝色而全然成了黑色;在他下面伸展开去的田野是最纯粹的绿色,非常非常的绿;太阳那炽烈的柠檬黄色;土地的血红色;蒙特梅哲山上寂寞的浮云那耀眼的白色;果园里那永葆新鲜的玫瑰色……这样的色彩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他如何能把它们画下来呢?即令他能把这些色彩搬到他的调色板上,他又怎能让人相信它们的存在呢?柠檬黄、蓝、绿、红、玫瑰,大自然信手把这五种颜色摆在一起,形成了这种使人难受的色彩情调。
 
梵高选择那条马路回到拉马丁广场。抓起画架、颜料和画布,奔向罗讷河。杏花初绽。水面上闪烁的白色耀眼的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把帽子丢在旅店了。阳光透过他的红发的烤着他,把在巴黎的寒意、疲分,沮丧的心绪和因在城市久住致使他心中产生的厌腻全都吸去了。
 
在沿河流下行一公里的地方,他看到一座吊桥,一辆小车正从桥上经过,蓝天衬托着桥和车的轮廓。河水监得象井水,橙黄色的河岸被青草染成了绿色。一群穿着罩衫,头戴五颜六色帽子的洗衣女人,正在一棵孤树的树荫下捣着衣服。
 
梵高支好画架,长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晴。不会有人能睁着眼睛把这样的色彩捕捉到的。 '/6699' 修拉关于科学的点彩法的论述、 '/1647' 高更关于原始装饰的高谈阔论、 '/945' 塞尚那些在富于实体感的平面影响下的外观、劳特累克那些彩色的线条和充满怒气的仇恨的线条,全都退去了,消失了。
 
现在那里只剩下了梵高独自一人。
 
大约在晚饭时间,他加到了旅店。在酒吧里、他在一张小桌前坐下来,要了一杯苦艾酒。他太激动了,丰富的感受使他得到极大的满足,以至他都不想吃东西了。一个坐在邻桌的人看到梵高手上、脸上和衣服上都溅满了颜色,于是同他攀谈起来。
 
“我是巴黎的一名记者,”他说,“我为了写一部关于普罗旺斯语的书,在这儿收集三个月的材料了。”
 
“我今天早上才从巴黎到此地的。”
 
“我看得出来。打算久留吗?”
 
“是的,我想是的。”
 
“啊,听我的劝告,不要那样做。阿尔勒是地球上最疯狂的地方了。”
 
“为什么你这样想?”
 
“这可不是我想的,而是我亲身体验到的。我观察那些人已经三个月了。
 
我告诉你;他们全都疯了。只要看看他们,看看他们的眼睛。在达拉斯贡城附近,就没有一个正常的有理性的人。”
 
“这么说就离奇了,”梵高说。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