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19-01-02    |   发布者 墨轩斋   |   

《女史箴图》精彩细节:捕捉床屏环护的私密

摘要
简介:《女史箴图》中,阐释“出其言善,千里应之;苟违斯义,同寝以疑”一句的画面,真的表现了一对坐在床上的夫妻,大约要算全卷最惹人琢磨的一段。这是一件进行道德训诫的作品,却...

        《女史箴图》中,阐释“出其言善,千里应之;苟违斯义,同寝以疑”一句的画面,真的表现了一对坐在床上的夫妻,大约要算全卷最惹人琢磨的一段。这是一件进行道德训诫的作品,却忽然深入到卧室之内,展示家庭生活中最私密状态下的夫妻,可以说,是现实主义精神的胜利。

《女史箴图》局部

《女史箴图》局部

        画中,妻子斜倚着床屏,丈夫挪到床边,正在穿鞋,准备离开。两个人的姿态都尽力假装出放松的状态,但目光交视,暴露了双方心中同时存在的怀疑,于是形象描绘转成心理的呈现,表面松弛下潜藏的紧张一目了然。丈夫的右脚刚刚点进鞋内,本欲穿上鞋子,却因为妻子的一句话或者其他什么表示,让他把刚开始的动作骤然停住,转身回视妻子。他的脸与右足尖恰好朝向截然相反的方向,整个人处于从穿鞋到反顾的急转过程当中,如此生动的把握,让画面倒像是电影中的定格,像是一个生活片段中的一瞬间被捕捉到,固定下来。

        为了让画面令人信服,画家将夫妻所踞的床按照晋代上层社会的寝床的真实形制进行描绘,于是,意外的,《女史箴图》的这一段落成为中国古代家具的珍贵资料。

<a href='http://www.365halo.com/artist/lidai/2019/0103/6791.html' target='_blank'><u>顾恺之</u></a>《女史箴图》

顾恺之《女史箴图》

        这张床的床面低矮,以框形四足作为支撑,配有华美的平顶帷帐。床角上用于固定帐杆的金属环甚至都得到细致描绘,黑色的细杆从环中穿过,直升而上,撑起带顶的围帐。就床体与帷帐来说,倒并无特别之处,关键是,床面的边缘没有安设床栏,在本该是床栏的位置,沿着床沿的四周,安放了一圈联屏式的折叠屏风。也就是说,在这里,居然是一道屏风来充任床栏的角色。

        文献中有很多线索都证实了画中表现的可信性。早在《东宫旧事》(见于《说郛》)中就有记载:晋代,“皇太子纳妃,有床上屏风十二牒,织成、漆连、银钩钮。”诗词中亦每每提及,如五代冯延巳《更漏子》中明确提到:“红蜡烛,弹棋局,床上画屏山绿。”宋人晏几道《浣溪沙》也道:“床上银屏山几点。”唐人王琚《美女篇》有“屈曲屏风绕象床”之句,明言是由折叠屏风环绕卧床一周,也与《女史箴图》中的描绘相符合。最惊人的是,《女史箴图》的这一圈屏风在床正面有四扇屏面,相对应的,在床背一面显然也只能有四扇屏面(显露在画面上只有三扇,其余部分被人物与帐帷挡住),左右相对各有两扇屏面,加在一起,正是一组十二扇屏风,与“床上屏风十二牒”的形制完全一致。

        因此,至晚从晋代起,一直到北宋,流行的床具形式均不带床栏,却在床上安置一圈折叠屏风。推想起来,这大概是从席地坐卧向高足家具转变的过程中产生的独特现象。一直到东汉,人们都是在室内的地上铺席,临睡前再在席上铺设被褥,然后就卧安寝。很可能的情况是,为了防风、保暖,也为了私密性,会在寝处周围的席上安设一圈屏风,以这种方式形成局部的半隔离空间。可为参考的是,直到近代,日本人始终采用在榻榻米上铺褥睡觉的习惯,贵族们便是在被褥周围安置屏风、帷屏加以遮挡。

        从东汉时期开始,各种坐具、床具加装短足,座面、床面被抬离地面,这时,人们出于习惯,把小屏风也移置到座面上、床面上。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的列女题材漆画屏风上,带足的坐榻上同样设有三围屏风,证明当时坐榻与寝床一样,也是依靠折叠联屏形成遮挡。

        奇特的是尽管寝床的支足逐渐增高,但是于带足床上安设活动屏风这一形式居然一直延续到宋代,坚持了漫长的数个世纪。于是,自晋(可能早至东汉中后期)至宋、元,上层社会的卧床之上都会有如《女史箴图》中那样的床上屏风。我们看到,画中,在正面——人们上下床的一侧,四扇折叠联屏分为左右两组,一组两扇,如同对开的折叠门:把两组屏扇分别折叠起来,人们就可以方便地上下床;相反,如果把两组屏扇都拉平,就如同在床前竖起了一道矮墙。图中,因为做丈夫的正坐在床边,所以,左右两组屏扇上,里侧的一扇屏扇都被打开,悬在半空中。

        《女史箴图》的描绘中,床前尚配设有一条窄长的条几,丈夫下床过程中,将左腿屈起,盘放在几面上。这也是一个很周到的细节,让我们知道,大致在晋唐时代,卧床正面会安置一条略低于床面的窄几,供人上下床时作为过渡。遗憾的是,显然摹绘这一画卷的画家所面对的原作保存状况不佳,一些地方残破漫漶严重,以致临摹人无法完全准确地把握原画的构图,妻子周围的部分整个发生了错位。依墙的帐杆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弯曲,妻子所倚的两扇屏面也与床的宽度差距过大,最严重的是,明明联屏位于床面上,但是帐杆居然被遮蔽在屏风之内,并且与其上方的帐角也没能构成一条直线。这些肯定都是临摹中发生的错误。

        依照实际情况,固定在床角的帐杆只能位于屏风的外侧。因此,在摹本所根据的原作中,应该有一根黑色帐杆竖立在前景,挡在妻子的手臂前方,与垂在妻子脸部的帐带、垂在丈夫脸部的帐带一道,既让画面逼近真实的生活场景,也增加了层次感。作为一幅诞生于东晋至南北朝时期的作品,掌握如此成熟的建构空间的能力,呈现一个具有纵深、充满私密气氛的场景,让观画者觉得是在亲眼目睹一个卧室内即时发生的夫妻争执,放眼同时代的世界,未必那么容易能找到第二例。

        只有理解了古代床具的这一如此独特的形式,诸多文学描写才变得容易理解。例如,唐宋诗词中,会出现满含情思与愁怨地“倚屏”的女人形象,如“无语倚屏风,泣残红”(李珣《西溪子》)。“同寝以疑”画面中的妻子恰恰展示了这一倚屏的形象。既然寝床、便榻上普遍放置屏风,坐于其上的人不经意间倚靠屏风,就是很自然的举动。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