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20-04-17    |   发布者 墨轩斋   |   

如果不便春游,不妨在家“卧游”

摘要
简介:踏春的日子近了 远离 尘马喧嚣的蛰居生活已然一个多月! 资深春游达人白居易曾写过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然而因为疫情依然需要蛰伏,于是有人不禁 慨叹 春在哪里?。明代诗...

踏春的日子近了—— 远离尘马喧嚣的蛰居生活已然一个多月!资深春游达人白居易曾写过“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然而因为疫情依然需要蛰伏,于是有人不禁 慨叹“春在哪里?”。明代诗人于谦有一首《观书》的诗: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

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一点尘。

活水源流随处满,东风花柳逐时新。

金鞍玉勒寻芳客,未信吾庐别有春。

诗告诉我们:春在书房,闭门也可以感受春天。

■ 卧游册页之五桃源图 王翚 绢本设色 40cm×26cm

■ 卧游册页之五桃源图(局部)

“闭门即是深山”在当下已不是一个臆想,回首沾染了病毒的滚滚红尘,发现家才是避疫的净土。古人也有宅的时候, 他们大多是出于自愿,其蛰居方式远比现代人丰富得多,除了读书,还有诸 如 诗书画琴棋等等无数的 雅趣。

今天要介绍的就是和赏画有关的事——“卧游”,这个词可能很多人颇感陌生,“卧游”可以说是古代文人闭门潜修的日常:可以物载道, 亦可寄情理想化的山水,徜徉其间身临其境,如神游于浩瀚宇宙,得天地灵气而明心养性。

■ 卧游册页之十五春溪残雪 王翚 绢本设色 40cm×26cm

北宋元佑二年(1087年),著名词人秦观因为精神苦闷,周身不舒,患了肠癖之病—— 拉肚子,乃至卧床不起。友人高符仲携带王维的画作《辋川图》,供他欣赏,告之“阅此可以疗疾”。王维是唐代著名诗人,作画也很出名,苏轼称他“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此画乃王维摹写自家田园的山林景观,亭台楼阁、花草树木皆得自然之趣,秦观得画后心中颇喜,让儿子将画展开,他卧于床上细细观赏,如同身临其境。秦观陶醉于画景之中,精神不觉为之振作,脏腑随之调和,“数日疾良愈”(秦观《书辋川图后》)。 所以“卧游”无疑也是当下这个非常时期安顿惶惑、提高免疫力的良药。

卧游册页之十五春溪残雪(局部)

文 / 蒋曼

“卧游”,最早出现在魏晋时期。因道路艰难,交通不便,稍微远一点的风景只能口耳相传。于是,古人因地制宜,发明了新的旅游方式,通过欣赏山水画来体悟山水,琢磨人生的意趣,探索哲学的况味。

南北朝时宋朝宗炳的《画山水序》明确提出“卧游”一说:

“于是闲居理气,拂觞鸣琴,披图幽对,坐究四荒,不违天励之藂,独应无人之野。峰秀岆,云林森眇,圣贤暎于绝代,万趣融其神思。余夫复何为?”

翻译:我在闲暇之时,摒除一切杂念,抚琴饮酒,铺展画卷,独自欣赏,坐着品读四方的山水,画中所描绘的幽远意境,使我仿佛置身于寂静山林之中。山峦迭起,云林繁密且深远,圣贤的思想辉映着古老的年代,大自然的千万种旨趣相互融合,陶冶着我的情思,有这样的艺术享受,我还想再做什么呢?

这是中国古人的卧游方式,以画来触发想象,宽慰心灵。西方的“卧游”大师是18世纪法国作家德·梅伊斯特。因为决斗被禁足,他干脆写了一本旅游书《我的卧室之旅》。他穿上粉红色和蓝色相间的睡衣裤,锁上门,径直走向沙发,勒令自己用一种完全陌生的眼光来打量生活。42天,他获得了与众不同的体验。并为“令人厌倦的日常生活”与““奇妙的世界”重新划出精妙的界限。那界限是心灵的丰富与贫乏。

现代“卧游”并不是逆潮流的反叛之举。放大假,窝在家里看别人堵在路上,也能神清气爽,荡胸生层云。从获取信息的角度来讲,即使在家里也远比古代人丰富,只要一根网线,你和世界就不会失去联系。

■ 桃花似锦柳如烟 郑午昌 纸本设色 78.5cm×32.5cm 一九三九年

■ 桃花似锦柳如烟(局部)

梁文道说:这是一个“卧游”的时代,出门不再必要。他写了一本《游物》,企图讲述用一种文化的方式来探寻更富有品质的室内生活。其实,对于今天的多数人来说,无须大费周折。

■ 桃花雾霁柳丝风 郑午昌 纸本设色 69.5cm×33.5cm 一九四四年

■ 桃花雾霁柳丝风(局部)

不必登泰山的阶梯,也不用连夜裹着棉大衣睡在山顶,就能从山水画看著名的日出;不必跟着渔船出海,被风浪摇得晕头晕脑,也能看一船活蹦乱跳的鱼。靠着各路主播的勤奋与努力,我们甚至可以在白天看到黑夜极光的变幻莫测。

■ 岳阳城 秦仲文 纸本设色 132.5cm×70.5cm 一九五九年

从前,我们对旅游地一无所知,巨大的未知吸引人的好奇心和冒险欲。现在是身未动,神先去。依靠着发达的信息网络,我们对即将抵达的地方了如指掌:天气、地理、景点特色、历史典故、换乘的地铁站、地道的美食,以及可以停留的时间和地点。如果遇到完美主义者,比如我的一位朋友,为了保证自由行中严丝合缝的成功对接,每次出行前,都会提前静对地图,在心里屏息默念,完整地走一圈,不然心里不踏实。我的疑惑是:既然都靠着详细的信息如此完美地走了一转,这样的出游是抵达他乡还是重游旧地呢?

能把我们从日常的厌倦中解救出来,只有遥远的远方和诗?

英伦才子阿兰·德波顿说:我们从旅行中获取的乐趣或许更多地取决于我们旅行时的心境,而不是我们旅行的目的地本身。如果我们可以将一种游山玩水的心境带入我们的居所,那么我们或许会发现,这些地方的有趣程度不亚于洪堡的南美之旅中所经过的高山和蝴蝶曼舞的丛林。

只要内心敏锐和丰富,即使是在司空见惯的日常中,也有让人耳目一新的喜悦。换一种方式,把人从不断重复的繁琐中拯救出来的不是他乡异地,而是自己发现鲜活与快乐的能力,不管是囿于一室还是周游列国。

下一篇:没有了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